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以包容心态看民间文学奖力量

2021-05-05

首届“路遥文学奖”的评选工作在巨大争议声中落下帷幕,阎真的长篇小说《活着之上》获奖。细数路遥文学奖启动近两年来遭逢的是是非非,于主办方来讲,不可谓不艰辛。起初是路遥女儿坚决反对,甚至要对簿公堂;而后是专业和非专业人士的频频质疑。一度又传出消息,说是首届评选因“缺少像样的好作品”,即将难产。好在,最后一刻,尘埃终于落定。

应该说,这样一个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活着之上》有没有资格获奖,得交给时间去考验,不过,单就这个奖项的设立和评奖过程而言,我倒觉得,不足固然有,但总比一遇争议就偃旗息鼓好,若是真在关键时刻蔫儿了,那才叫污了“路遥”这俩字的清白。之所以这样说,其来有自。

的确,这个奖没有征得路遥家属的同意,没有官方的认可,但仅仅因此就认定这个奖是垃圾,似有武断之嫌。就公平公正而言,它事实上并不比某些官方或非官方的文学奖做得差,甚至还要好一些。比如,在《活着之上》未进入评委会视线之前,也有很多名家名作入围,但终因不符合评奖标准而落选。至于这些落选作品究竟怎样,言人人殊,但其不为名家名作的光环所左右,坚决奉行一个标准、一视同仁的笃定决心和勇气则是不容置疑的。阎真在得知获奖之后表现出来的意外和惊讶也从侧面证明了此奖绝无“暗箱操作”的可能。

当然,拿程序和评委资格说事儿,不是全无道理,但揪着辫子不放,穷追猛打,就有些不厚道了。程序定得再好,再严格,也需要人来执行,对于文学奖来说,更是如此。台面上可以是程序,台下究竟遵守到什么程度,就得考验评委的良心和底线了。前段时间某官方文学奖揭晓所引发的争议便很能说明问题。而在这方面,路遥文学奖的做法虽有待商榷,但不公布评委名单,客观上确实起到了最大程度压缩寻租空间的作用。试想,作家连评委是谁都不知道,又去哪里寻租,又如何行其便宜之事呢?归根结底,批评者持的是老办法、老眼光,是在既有规矩的惯性驱使下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加了底色,看到的东西自然就不会有多清晰。不过,评奖标准表述的混乱、奖项设置的前后不一等等问题,均需进一步的规范和完善。

再来谈谈路遥文学奖的公信力问题,先不论《活着之上》是否实至名归,仅从一个文学奖的成长而言,它要经历产生、发展、成熟的过程,其公信力的树立亦非一日之功,非议和不解在所难免,即便是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这样分别代表国际和国内最高文学荣誉的大奖,也是伴随争议一路走来,它们的公信力也是在历届评奖的过程中逐步树立的。所以,纠结于路遥文学奖是否有公信力,恐怕还为时尚早。

总之,必要的担忧和怀疑没错,有时还会起到鞭策的作用,但我们在担忧和怀疑之外,是否能给诸如路遥文学奖这样的民间奖项更多一些包容和理解,一些鼓励和支持。毕竟,文学的发展和繁荣离不开民间的力量,也不可能离开民间的力量,凭一时之义愤便将其扼杀于襁褓中,对他们是不公平的,甚至会适得其反,让更多的民间力量望而却步。

在附近市场买了一把水果刀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都需要冷静下来,收拾好旧心情,重新上路。

(实习:白俊贤)

拉萨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
四川肝病诊疗医院
武汉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