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这是青山七惠第一次在中国公开露面美食

2021-01-12

这是青山七惠第一次在中国公开露面,两年前她也来过北京一次,但那次参加的是中日作家的内部交流。7年前那本薄薄的《一个人的好天气》让很多中国的读者喜欢上了这位写作时语言总是淡淡的日本作家。7年后,她带着自己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我的男友》来接受“检验”。坦白讲,这本小说似乎在逻辑上并不怎么行得通,男在现场主人公鲇太郎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身边聚集了好几位女朋友,她们有人对他动刀子捅伤他,有人为了买昂贵的饰物让他被迫放弃学业去打双份的工……而这一切都被鲇太郎承受下来。青山七惠给出的解释是,爱情本来就没有道理可循。

谈新作

想换一种新的写作方式

:你新书的名字叫《我的男友》,但是书的主人公是男生鲇太郎,倒是他的女朋友一年内换了好几个,所以这个“我”到底指的是谁?

青山七惠:“我”指的是围绕鲇太郎的这些女孩子,随着故事变化,这个“我”是不断变化的。以男性视角写小说是我过去很少有的经验,虽然写的时候以男性为主人公,但我最想写的是这些男主人公身边个性丰富多彩的女孩子。

:鲇太郎一年之内女朋友换了很多个,安排这么快轮换是为什么呢?

青山七惠:我以前的作品比如《一个人的好天气》,也是差不多描写了一年内的时间发生的事情,但情节进展很缓慢,是慢慢来讲。从《我的男友》开始,我尝试切换镜头比较快地讲故事。我是一个比较容易厌倦的人,处女作发表后,有三四年的时间一直写情节缓慢的故事,后来我对此厌倦了,想换一种新的写作方式。《我的男友》就是在这时候写的。

:放弃掉以前的方式会不会担心已经获得的读者和好评会消失?

青山七惠:以前写作方法大家喜欢是非常好的,但通过不断改变,作为小说家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如果读者对这种变化不太喜欢,也挺抱歉的。作为成熟作家我更在意能写各种各样的题材,也希望读者能接受这种变化。《我的男友》是我大转变的开始,写的时候很雀跃。

:读完这本书会感觉鲇太郎实在是世间少有的有包容力的男人,被女朋友捅刀子又或者是拼命打工为女孩子买饰物……记得你说过你的朋友说他和你大学时的男友很像?

青山七惠:这本小说的背景城市是我读大学的城市,是以这个背景来写的,但是小说里没有特定的人物为模特。鲇太郎可能是我理想的男朋友的感觉。

:爱情是这本书的主线,你希望这部小说展现出的爱情是怎样的?

青山七惠:恋爱就是一个说不清的东西,没办法用道理解释的,恋爱可以让人焕发活力,其中也有很多残酷的、没办法掌握的、道理上也说不通的东西。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方面,所以恋爱在生命里是非常闪亮的东西。

:你说在写作上容易厌倦,生活里也是吗?

青山七惠:是的,比如我经常换发型。

谈生活

我在别人看起来有点堕落

:上一次来中国是参加社科院组织的中日作家交流活动,你发现日本2000年国际工程科技大会曾在北京举行作家发言时习惯说自己是哪样的作家,但中国作家习惯说自己受了哪些人的影响,你觉得为什么有这样的区别?

青山七惠:中国情况我不太清楚,日本那次来的都是比较年轻的作家,在他们眼中不是先有社会而自己是社会的一员,而是这个世界先有了自己,然后才有了社会。我也是。

:你说过深奥语言的复杂小说你并不喜欢,你给自己设定的读者是怎样的?

青山七惠:我写的时候倒没有设定要写给什么样的人看,但从这次签售会的情况看,觉得年轻读者多一点。在日本没有很多和读者直接接触的机会,中国读者蛮热情。有人给了我一封信,说看了我的小说,在枯燥生活中间找到了乐趣。我自己也觉得日常生活比较无聊,能通过我的小说给读者安慰是很好的事情。

:为什么觉得日常生活无聊?

青山七惠:我在日常生活里其实比较不那么精神、有朝气,我的朋友常跟我说“振作起来”。我周边一般的年轻人都有份正当工作,我现在生活作息跟别人不太一样,可能在别人看起来有点儿堕落。

:没有想过把作息调整到和大家一致?

青山七惠:我也尝试过平凡人的作息时间,最多坚持了两天就不行了。

谈写作

未来会主打长篇小说

:有人觉得芥川奖一年两次太频繁?水准会有下降,你觉得呢?

青山七惠:我不觉得有这回事,水准都很高。

:你以前说过自己喜欢阿加莎·克里斯蒂,但也说过喜欢的并不是故事和情节那么强的,而是有美感让人回味的,这里会不会有矛盾?

青山七惠:克里斯蒂是我小时候比较喜欢的作家,她的叙事性比较强,她也是让我产生成为作家的动力。但是成为作家以后,就没有以写她那种小说为目标,而是吸收各种作家优点,形成自己的风格。写作就是一种修行,要多读多写多练才能达到目标。

:目前你喜欢的作家是谁?

青山七惠:奥康纳和川端康成。

:读过门罗的作品吗?

青山七惠:读过。但我还是更喜欢奥康纳。

:很多人觉得奥康纳的作品比较灰暗冷色调,你赞同吗?

青山七惠:我的想法可能不太一样,她的书里有一些暴力场面,比较冷酷,但也能展现一个人极端状态下的状态,她的小说也非常有紧迫感,让人阅读时有紧张感。

:你提到的奥康纳,以及据说你这次来北京随身带的是契诃夫的书,都是短篇小说见长的作家,你打算未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长篇还是短篇?

青山七惠:以后会以长篇为写作中心,中间也会写短篇。也是挑战自己的性格吧,写长篇需要更多的毅力和坚持,作为小说家是比较大的成长。

:你对自己写作的期望是怎样的?

青山七惠:希望下一部作品比上一部更好一点,希望写得好的作品更多一些。克里斯蒂一辈子写很多小说,死后有些小说放在银行里,儿孙把小说拿出来,可以拿到版税帮助生活。如果能靠作品帮助周围的人,同时让读者也能得到收获,就是很好的。

青山七惠

198 年生,日本埼玉县熊谷市人,毕业于筑波大学图书馆信息专业。2005年,凭借处女作长篇小说《窗灯》获得第42届日本文艺奖。2007年,以《一个人的好天气》获得被誉为“日本文学新人摇篮”的第1 6届芥川奖。2009年,凭借短篇小说《碎片》获得第 5届川端康成文学奖。青山七惠迄今在日本出版长短篇小说十余,其中《窗灯》《一个人的好天气》《温柔的叹息》《碎片》等已被译为中文,她的长篇处女作《我的男友》日前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李万欣)

邢台治白癜风的医院
呼和浩特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