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债券

老二媳妇就滔滔不绝地说搭配

2020-05-21

摘要:一进门,老二媳妇就滔滔不绝地说:“大哥,你看,俺家老二真不知道啥(不懂事)。你说,都是一个娘生爹养地,一样远的关系,咱爹办事咋能光叫大哥一家拿钱。人家邻居咋看俺?咋说俺?不知道的还以为俺不是亲生的呢?昨个一到家,我就把他数落了一顿。我说咱再急,那怕借钱这事咱也得办,不能叫外人戳咱脊梁骨,说咱不孝顺。这不我叫老二把老母猪卖了,又借了几百块钱,凑了2000块钱,大哥你看够不?” 八万乡长
农历十月初一,贾乡长的父亲要过三周年。
贾乡长在一周前就开始谋划此事。他先打电话把在村子里教书的弟弟叫到镇上,兄弟她觉得自己发挥失常二人商量这事咋办。
贾乡长让弟弟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自己仍旧靠在老板桌后面的大转椅上,派头十足。
贾乡长扔过去一颗烟,弟弟连忙接住。一看牌子,没舍得吸,卡在耳朵上了。
“我说老二”,贾乡长一开口还是官味官腔。“眼看咱爹要过三年了,你看咋办?”
老二忙说:“我听你嘞,哥,你说咋办,咱就咋办!”
贾乡长故作沉默了一会儿,“你看这样吧,老二,你家里收入少,过得比较急。我跟你嫂子商量了一下,咱爹办事就不让你掏钱了,你光跟着当孝子行了。你看咋样?”
“中!中!中!”老二满脸激动。心想:“还是当哥地照顾弟弟,知道俺家里急。想当初,俺这个民办教师还不是俺哥给办嘞。”想到这里,老二心里热乎乎地。
晚上回到家,老二把这事给老婆学了。“你个傻种!”老婆一脚差点没把他从床上蹬下来。
老二一惊:“你这娘们神经了?”
“你他娘地才神经呢,你个傻种!”老婆气呼呼地说:“怪不得人家能当乡长,你连个校长也混不上。脑子差根筋呗!人家把你卖了,你还感谢人家。”
老二也急了:“熊娘们,你给我说清楚,谁脑子差根筋?我哥咋就卖我了?”
“唉!”老二老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想想,给爹办事不让咱出钱,那办事收礼咱一毛也不能分。老大他今年刚当上乡长,全乡大小单位,几百干部、,那个敢不去?还有县里这些个局委谁不随礼?这场事办下来,他能赔钱?不收个三万五万才怪嘞!”
“咝……”老二吸着牙缝,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那咱也对钱?”老二忙问。
“当然要对!不但对,还要跟老大对的一样多。这样……”老二媳妇眉开眼笑地说:“这样在分礼钱的时候,咱就能跟他分的一样多。”
“那老大会同意?”老二担心的问:“人家可都是冲着他来的?”
“甭管冲着谁来的,爹总是大家的!”老二媳妇毫不胆缩。
“可是我已经答应大哥了,咋办?”老二不无担心的问。
“这事不要你操心,自有我去说。你明天准备2000块钱就行了。”老二媳妇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
第二天,老二媳妇到乡政府找到老大。
一进门,老二媳妇就3个没有商品名滔滔不绝地说:“大哥,你看,俺家老二真不知道啥(不懂事)。你说,都是一个娘生爹养地,一样远的关系,咱爹办事咋能光叫大哥一家拿钱。人家邻居咋看俺?咋说俺?不知道的还以为俺不是亲生的呢?昨个一到家,我就把他数落了一顿。我说咱再急,那怕借钱这事咱也得办,不能叫外人戳咱脊梁骨,说咱不孝顺。这不我叫老二把老母猪卖了,又借了几百块钱,凑了2000块钱,大哥你看够不?”
老大脸色铁青:“中!中!差不多!差不多!”
老二媳妇连忙说:“别差不多,要不够,俺再去借,咋着也不能叫大哥吃亏。”
望着老二媳妇远走的背影,老大气的把茶杯都摔了。恨恨的说:“这娘们比他妈猴还精!”
到了十月初一那天,果然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光酒席待了一百多桌,小轿车停满了小村的大街小巷。
周年风风光光办完了。等客去楼空,兄弟两家坐下来看礼单。只见好烟上千条,好酒几百箱,外加现金一万多。兄弟二人,按所摊“股份”,把“盈利”二一添作五。老二家拉了一三轮车的烟酒,怀揣着5000多块钱,喜滋滋的去了。
老二家走后,憋屈多时的老大媳妇,再也忍不住了,她呼啦把桌子掀掉,破口大骂。
老大淡淡道:“你瞎嚎啥?”
“我嚎啥?”老大媳妇像个发怒的母狮子。“忒不公平了吧?这人明明都是冲……”
“你知道个球!”老大一把拉过媳妇,附在耳边说:“我让乡办公室主任小孙在村口把大部分礼金都截留了。是一套组合拳。尽管发布了多达四款产品
“小孙有多少?”贾乡长得意地问。
“八万!乡长!”

共 14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兄弟俩为过世的老爹办周年,大摆宴席,广收礼钱,写出了老二媳妇的精明,写出了老大的狡猾。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5-11 08:46: 0 我们这边的政府官员严禁借各种名义设宴收礼,这个乡长好样的!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5-11 15:57: 6 道德沦丧,为所谓亲!增生性关节炎要注意些什么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儿童咳嗽舌红苔薄黄
什么是小儿积食咳嗽怎么办
九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夜尿增多怎么处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