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

以史诗之笔勾勒今日森警容易

2021-05-05

谢谢 用叶片翠绿、葱郁、金黄、酡红的色泽提示着四季的变换,在明山秀水、丛林浓绿之间纪录武警森林部队的故事,展现他们的独特风采。书中弥漫的文学气质,不仅强化了作品的警种特色,更增添了其史诗意义。应当说,胥得意新近推出的报告文学《生态近卫军》,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一部精巧之作。 “他们是世界上唯一的保护生态的部队。”胥得意写出武警森林部队的任务性质,也说出了作为武警森林部队战士的自豪,这大约也是他将这部报告文学谓之为《生态近卫军》的原因所在。作品的主体分为“春部”“夏部”“秋部”“冬部”,既给人以时间的流逝感、秩序感,也给人以阅读的整体感。作者凭着大量的采访,也凭着多年从事文学创作的体验,认真架构故事、巧妙设计章节,为每段历史、每个事件、每个人物、每个细节、每个矛盾都安排了恰到好处的“出场”。这样,的真实、史料的庄严、文学的浪漫,便在“讲述森警官兵自己的故事”中变得湿润细腻、亲切可人。 以史为荣,是包括森警在内的各个部队和广大官兵最为普遍的价值取向,也是根深蒂固的军事文化心理。一支部队的历史,既是今天的一切基础和背景,也蕴含着走向明天的特殊力量。在《生态近卫军》的开篇,胥得意就在历史的长河中逆流而上,让时间来回答“这是一支地位特殊的部队”。作者从1987年大兴安岭森林大火切入,以点线结合的方式写这支部队前身在扑火战斗中的超乎寻常的付出。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历史,给读者以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这部分原汁原味地引用了一些当年的作战值班日记。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替叙述中,作者不时请出至今还在指挥部编史办工作的武警森林部队的“老同志”、作战值班日记的记录者管黎丽。这样,日记呈现的历史、当事人回忆的历史、当事人与历史相关的命运细节有机地融为一体,使得史料鲜活、真实、富有温度而不至生硬呆板,叙事生动、准确而又有据可凭、不至飘忽。数字是枯燥的,故事充满生机。在“春部”之“他们在绿色中坚守”一章,善于讲故事的胥得意最大可能地调动自己艺术潜能,在最容易流于宽泛、苍白的内容中把故事讲得枝摇叶摆、风生水起。他通过 森林总队战士王阳心、那曲森林大队士官梅建波等一大批官兵执行任务中的见闻和青春往事,把整个森林部队的面貌勾勒出来。在这里,叙事的客观对象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足以让人感受到森警部队驻地之广、使命任务之重。文中既写官兵们在对森林、草场、山地的巡逻、扑火等主要工作,又饶有兴味地讲述大家保护丹顶鹤、大熊猫、冬虫夏草、胡杨、苁蓉、白钨等珍稀动植物和矿物的动人故事,甚至还写到官兵们打捞突发事件遗留的剧毒品及时维护生态安全的难忘的战斗,集中而又巧妙地呈现了森警部队多样化的职能任务。 “我不在乎青春的岁月被落叶掩埋/一次次寂寞出发/也许我的巡护不被记载/我不在乎重复的危难一次次彩排/一次次舍命扑救/也许我的演出无人喝彩……”一首新近流传的歌曲,道出了森警官兵的心声,也唱出了《生态近卫军》的思想内核。在这部书中,如若说“春部”是对整个森警部队的俯瞰,那么“夏部”“秋部”“冬部” 部分则是在不同角度的展开,官兵的坚定与坚守、顽强与坚韧尽在其中。巡护森林、舍命扑救火灾,作为森林部队的中心工作,当然也是这部报告文学表现的重中之重。在这部书的“夏部”,作者集中笔墨书写了云南森警部队几场壮怀激烈的扑火战斗。因为在他看来,“虽然这支部队仅是森林部队的多少分之一,但它能够代表森林部队的战斗状态”。在整部报告文学中,“夏部”无疑是最能体现森警职能、最能彰显“火场精神”的一章:战斗经过历历在目,烈士英模赫然在册,一组组数字说明了战绩,一项项荣誉承载着奉献,读来令人荡气回肠。走过“夏部”的火势,再读“冬部”的水势,森林部队的战斗又在另一个完全对立的领域展开了。在关于“水”、关于“火”两种战斗的对比中,作者意在昭示一种超常的奉献:“他们不仅和森林有关,和生态有关,他们和一切艰难险阻都有关”。在与水有关的战斗中,依然强劲有力的“火场精神”似乎化作一种隐喻,经受了一种洗礼。人是抗洪救灾战斗的关键和主体,胥得意仍然注重写人,用“人”的过往映衬森警部队的光荣历史和优良作风。抗洪救灾战斗中,“武警十大忠诚卫士”于连合一直冲在最前线,老同志打出了新威风;由于总指挥的职责所系,“扑火专家”李连廷在科学探研中转而成为“拦水专家”;从大机关下来任职的“白面书生”苏国明在洪水、江风和烈日中华丽转身成为优秀的指挥员战斗员。所有这些,既是写个人,更是写森警部队这个战斗集体;既是写一场战斗,更是通过回溯勾连出这支部队某个时间段的发展建设。 (实习:白俊贤)

孝感白癜风治疗费用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冠心病高血压吃哪些药更有效
标签
友情链接